首页 > 暂未分类 > 路人甲在毛绒恋综成万人迷 > 21、第二十一章

21、第二十一章

目录

    为什么要算计大面包,大面包和他们相处了这么久不也挺好的?

    见北极兔眼中布满迷茫,张兴两手一拍,想起来了,当时兔爹压根就不在场,自然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www.lengmowx.com

    他干脆长话短说:“蹲局子那位说他经常出去开房,我派人打听了一下这是事实,有时候就连他经纪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件事可大可小,万一出事要牵连整个节目,我就想着先下手为强,所以让大家都回市区……”

    张兴很明白求人要拿出相应的东西,他打开星脑调出一张卡的余额,“事成之后,都是你的。”

    白果灰蓝色的眸子微微眯起,三角嘴缓缓蠕动两下。

    打白工他是不可能答应的,薪酬丰厚的加班,可以考虑一下。

    一人一兔在晚上秉烛夜谈,其实主要是靠你画我猜,勉强地制定出一个能用的策略。

    因为这场闹心的“谈话”,白果回到卧室后整只兔还是晕晕乎乎的,随便一蹦就跳到了如棉花般松软的大床上。

    果然晚上就该待在床上,今天的被子还挺暖和……

    白果歪着头蹭了蹭柔软的床垫,眼皮越来越沉,脑袋一歪睡了过去。

    这可苦了本来就因为某只兔子不在而睡不着的雄狮,北极兔与导演在一起还能谈什么,无非就是接下来怎么演,一想到这里雄狮就感觉心里有些焦躁。

    没想到北极兔回来后这情绪反倒更加强烈,甚至就连呼吸都停了一瞬。

    难不成这只北极兔还当这是之前那个破烂小房子,竟然直接和他躺在了一起!

    身边的床垫骤然凹了一块儿下去,他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制止北极兔的动作,反倒是僵硬地愣在一旁,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再等他反应过来,北极兔已经睡着了。

    雄狮僵硬了一瞬,确认北极兔没醒,这才放心地挪动了一下自己的位置。

    北极兔的睡相很好。

    保留了人形时的习惯,北极兔平躺在床上,双手祷告似地叠放在胸前。

    要是换成一般兔子估计就是个四脚朝天的动作,在北极兔身上却做的十分自然优雅,修长的四肢舒展时格外引人注目。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露出自己肥嫩柔软的肚子,绒毛底下显出圆滚滚的,泛着淡粉色的肚皮,勾引这人将自己的鼻子甚至脸放上去埋一埋。

    散发着柔软温度的身体倚靠着他,向外挪动几下后,北极兔的身子也追了过来,像是依赖又像是安慰,毛绒绒的脑袋亲昵地靠在雄狮身边。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脖颈间,手感好得如同丝绸的绒毛轻擦他的皮肤。

    雄狮的眼睛在暗沉的夜色中亮得有些吓人。

    不同于清晨的惊鸿一瞥,借着月光他第一次如此认真地打量着这只被导演安排来的兔子。

    生得实在是漂亮,也难怪总会有人说分不出北极兔的属性。

    纤长的眼睫毛随着呼吸上下翕动,不知道北极兔梦到了什么,粉嫩的三角嘴同长睫毛一起一颤一颤的,平日被眼睛遮盖的秾丽眼线大刺刺露在外面,像是两只脆弱的蝴蝶停在枝桠上,不知何时就会飞走。

    又细又软的绒毛在月光衬托下像是会发光的碎银,拢着一层昂贵又朦胧的光晕,像是要将整间房间都照得熠熠生辉。

    又来了,那种内心像是被火燎着似的灼热感。

    意识清醒地告诉他,不要再为一个演出来的东西投入更多的感情,心底翻涌的情绪却完全无法控制。

    他或许该尽量远离这个意外。

    面对难以握在手中的东西,要么干脆走开,要么彻底拥有,雄狮很早就意识到这点。

    房间内空调的运作声寂静融于气流,没拉紧的窗帘透出一线天光,这时候雄狮还不知道,有些东西是躲不过的,命运自有安排。

    ·

    白果翌日是在雄狮的床上醒来的。

    他有点迷茫地眨眨眼睛,掀开眼睛就是一张帅得人神清气爽的脸。

    近距离看上去雄狮那张脸简直就是帅得没边,只要是个成年男性看到后都得兴奋一阵。

    睡懵了的人总会做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白果也不例外。

    心底的恶劣因子开始蠢蠢欲动,他暗戳戳地伸出爪子,想从雄狮脸上扯根胡须留作纪念。

    都说不能从老虎头上拔毛,从雄狮脸上拔胡须的还是第一次见。

    雄狮忍无可忍地睁开眼睛。

    两双灰蓝色的眼睛相对,白果一下子从困倦中清醒过来,一点点将爪子缩回来。

    如果说刚才是他爪子自己动了,会有狮相信吗?

    北极兔眨巴眨巴眼睛,轻巧地从床上跳了下来,默不做声地溜得飞快。

    觉得自己好像被调戏了又没证据的雄狮:“……”

    白果溜出去还没多久就有一个奇妙的发现。

    知道今天能回到市区后,所有毛绒绒都有不同程度的喜悦,但是博美犬的情绪实在是太超过了。

    看样子恨不得立刻长个翅膀飞回去,眼里还有若隐若现的期待与虔诚。

    没错,虔诚。

    白果起初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又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段时间,没想到怎么看都是同样的结果。

    过了很久博美犬才反应过来他在打量自己,心里一紧,他昨天和今天的情绪差别那么大,只要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他其实很想回去……他的内心忍不住焦灼起来。

    白果看着他难忍紧张地神态微微蹙眉,看样子博美犬确实是瞒着不小的事,但好像不是张兴以为的那样。

    还没等他好好理一理思绪,就听到“嘭”的一声,他转头和带着大包小包的张兴打了个照面,后者一脸认真的和他打着暗号,但做出来的效果却是眼角与嘴角不停抽搐。

    一直跟在旁边的小助理忍不住提醒,“张导,你是脸中风了吗?”

    中风的导演给了他一个爆栗,小助理委屈地揉揉自己的头,明明就很像,他只是关心一下怎么还错了。

    博美犬跟着小助理的话也看向张兴,眼中的关心不像是演的。

    张兴笑眯眯地说道:“我听你的经纪人说这两天比较忙,正好回市区了,给你放一天的假。”

    狐狸犬不知人心险恶,前爪离地拜了两下后激动地直接奔向准备好的飞行器。

    早上8:00整,正厅直播间准时打开,弹幕正准备开始照例开始刷屏打卡,就见到这陌生的一幕。

    【向全世界安利绝美猫狗cp,女王猫忠犬狗不解释。】

    【携all兔前来打卡!兔兔今天也要冲呀!】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铁公鸡竟然拔毛了!】

    【一看就是不了解张兴,我估计他是准备揪桑榆小辫子了。】

    直播开了,嘉宾也照例到齐,镜头在每个嘉宾脸上慢慢移动,磕颜和磕cp的都更加激动了。

    在这个恋综中每天发生抓马的事情仿佛已成常态,但今天的气氛却平和到有些微妙,尤其是上了飞行器后,素日吵吵闹闹的嘉宾一个比一个安静,拘谨得不像样子。

    到了游乐场后白果才知道这些安静都是错觉,这些家伙都是因为飞行器上折腾不开,憋着劲儿等着来到游乐场后折腾。

    游乐园入口处的工作人员给他们各自分配了不同颜色的颈带,带子上挂着可爱的小铃铛,算是他们拍摄的证明。

    游乐园的入口区域便很大,早已等待多时的棕发美女见到他们,几步走过去打招呼。

    “你们好,欢迎来到美梦游乐园。”美女笑眯眯地伸出手撸了一把曼基康的小脑袋,又依次和其他毛绒绒握手后为他们又挂上了一个黄色的吊牌,“这是游乐园的vip通行证,有了它就可以畅通无阻的体验各个项目,祝你们玩得愉快。”

    美女说完这句话后便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走了,看起来十分高冷。

    白果还用欣赏的眼神继续看了看她,刚想夸赞美女专业素养很高,是个不可多得的打工人才,只见美女一个拐弯和身边另一个女生兴奋的开始尖叫。

    “啊啊啊救命,他们真的好可爱,好帅,我都不敢看!”

    女生拍着她的手说道:“你也很厉害,完全就是精英范儿!对了,你最喜欢谁,猫猫吗?他真的很可爱!”

    谈到这个话题,美女瞬间捂着心脏冒出星星眼,“猫猫和兔兔我都很喜欢,有种在看万人迷的感觉……”

    万人迷?他?白果歪了歪头。

    他一个路人和万人迷有什么关系,不过女孩子的友谊可真可爱。

    没走两步一个团子猛地冲过来,头上好像还带着什么东西。

    白果无奈地用爪子扒拉了团子两下,团子誓死不从,就是要阻挡住他的视线。

    猫咪团子像个抱脸虫一样扒在北极兔的脸上,耳廓狐撅着屁股摇着尾巴将一个兔子发箍带到北极兔头上。

    发箍是正常的小白兔,头上顶着两只又尖又长的耳朵,中间是肥嫩的圆脸,眼睛是漂亮的粉色。

    白果不用看都知道,自己估计是又被嚯嚯了。

    这个综艺这么多人,为什么这些小家伙总喜欢围着他嚯嚯!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