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暂未分类 > 路人甲在毛绒恋综成万人迷 > 3、第三章

3、第三章

目录

    场上只剩正中间的位置还没有归属,作为最后一位上场的嘉宾,白果自然而然地坐在了这个他最不想要,最为显眼的位置上。www.qingpiaoge.com

    他下意识朝上班最适合摸鱼的两个角落位置看去,一边是可爱小猫咪,一边是好似闪着金光的雄狮。

    被若有若无的光环闪到,白果阖了阖眼。

    这两个家伙一看就很麻烦,中间也不错,至少远离主角保平安。

    所有嘉宾落座完成,节目组显然也知道感情不是一蹴而就的,准备了许多惊喜为他们增进感情。

    “为了让嘉宾们尽快熟悉,节目组准备了一个选房小游戏。”主持人说话间身后的光屏也随之变化,四间风格迥异,贫富差距明显的房子出现在眼前。

    有的装修富丽堂皇,门前还有小花园与美丽的喷泉,有的窗户漏风,木质门随着冷风吱呀呀的响。

    众人齐刷刷的看向主持人,眼神不言而喻。

    这个房是真的能住人吗?

    主持人对他们的表现视若无睹,淡定的把话茬接下去,“相信大家也知道为了防止外物干扰,本次恋综的拍摄场地为无人岛,所有物资都由节目组发放,请大家为了自己喜欢的房子奋斗吧。”

    听到他的话大家的瞳孔都有不同程度的增大,什么外物干扰,不就是不想让他们求救。

    “第一名不仅拥有优先选房权,还可以操纵明天的约会。”

    约会啊……

    灰狼和赤狐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巧克力博美若有所思的看着雄狮与大白兔子,最后眼神坚定的看向大白兔。

    操纵镜头的人很会搞事,先是定格在灰狼脸上,又渐渐移向赤狐,最后正巧朝博美与他看的方向瞄了一眼,将他们细微的神情显露无遗。

    白果敏锐的感受到这份关注,全身的毛不受控制的微微炸起,伸出放在身下的双脚试探性的慢慢移动,直到脱离视线后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他只是个打工人,不要想着拉他下水。

    【开播不到一小时,仿佛已经看到了会有几对cp了。】

    【家人们笑死我了,糯米团子是在挪动吗?他甚至为了不显眼没有站起来,我哭死。】

    【我的傻宝们,所有想法都在脸上一览无遗。】

    【唉?没有其他嘉宾了吗,我家沈宝呢?我记得沈宝说过自己本体是熊。】

    节目组对综艺的准备十分完善,几个黑衣人从主持人身后走出,将他们蒙着眼带去一座古堡。

    直播间忙着感叹古堡的巍峨,根本没有在意零星提起其他人的弹幕。

    古堡是节目组特意租借的场地,处在一座高山的半腰上,为此他们还特意将开场准备在附近,可以说一个转身的工夫就进到了古堡之中。

    白果隐约感觉到自己被安置在一个潮湿阴暗的地方,不禁心想是什么游戏需要用到这种场地。

    不久后上方的喇叭传来轻微的电流声,接着熟悉的声音传来,“各位都已被安置在相应的位置上,游戏的任务是逃离古堡。古堡内分散着各类线索,逃离古堡的顺序即为各位的排名,旅程就此开始,请各位多加努力。”

    这段广播后又接了一句感情充沛到诡异的电子音,“请各位远离鬼怪,被抓到后成绩自动清零。”

    震耳欲聋的声音再次响起,在密闭狭小的空间不断回荡,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最终汇集在一点上直击耳膜,令人不由自主的发聩胆寒。

    眼前的黑领带被解开,白果目光在墙壁上的摄像头上一扫而过,红灯在黑暗的环境中不断闪烁,直播早已开始。

    帮他解开领带的是跟拍摄影,白果若有所思的视线落在摄影腰上的医疗包,联想到方才的电子音,直觉这次的游戏不是很友善。

    他按照节目组留下的指示牌走向一条蜿蜒小路,四周昏暗的灯光不停摇晃,或明或暗的照耀着歪斜的墙壁,上面贴着看不出原本颜色的各色墙纸,及腰的铜制扶手上满是斑斑锈红,几乎要把原先的颜色遮盖。

    白果垂了垂眼,纤长美丽的睫毛在脸上倒映出蝴蝶般的一点阴影,面对这样的场景他的表情分毫不变,快速的在脚下的垃圾堆中找到一张同墙纸相像的提示卡。

    就在这时,不知从哪里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嗷,嗷嗷!!”那叫声听起来像是狐狸,也不知道是赤狐还是耳廓狐惨遭毒手。

    还没来得及感慨节目组的用心险恶,就在这时,他的眼前猛地出现一个脸上刷着白漆画着裂口,披头散发的白衣人狞笑着朝他走来。

    白衣人左手拿着一具血红的干尸,右手拿着一把电锯,见到他后随手将干尸一抛,启动拉绳后电锯空转的“嗡嗡”声直冲脑颅。

    白果愣了一下,感叹道好刺激的开局,怪不得会有那么惨烈的叫声。

    ·

    地下回廊中漆黑一片,最适合暗藏鬼胎的人潜伏在此,回廊拐角处两个穿着血衣的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小助理溢满迷茫的眼睛不停眨巴,缓缓道:“张导,我们为什么要待在这里。”

    张兴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这个游戏主打的就是一个刺激,我们等一会儿有人过来,然后冲出去追他两里路。”对于恐吓嘉宾的经验之谈,他越说越兴奋,声音洪亮到几乎要出现回音。

    小助理认真的听完他的话,等在一旁准备完成自己的使命,末了眼神不断向下,望着自己被揪起的袖口,“张导,你揪的太紧了,袍子都要掉了,我怕一会儿不好追。”

    张兴讪讪道:“我这不是害怕吗?尊重一下中老年人。”

    小助理:“……”又菜又爱玩说的估计这种人了,又怕鬼又爱扮鬼吓人。

    此时长廊边上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张兴耳朵微动,眼中露出兴奋的神情,好似已经看到剧本按照自己写的方向完美进展下去,嘉宾被他们追的吱哇乱叫,而他则会在恋综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来了来了,快准备好——”

    张兴与小助理聚精会神的看着脚步传来的方向,只见幽森的长廊中映出两人对峙的身影,白衣人拎着电锯摇摇晃晃的向前走去,他的脚步压迫又沉重,前方修长的兔影以极快的速度向他们跑来。

    眼看四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张兴大喝一声,“冲啊!”自拐角处冲出。

    白果愣了一秒后轻盈的踩着地面跳起,翻过回廊上一道破旧的窗户巧妙转换赛道。

    笨重的电锯男就没这么幸运,被冲出的二人组一头撞倒在地后手上的电锯飞出,随着“啪”一声响动摔落在地。

    电锯是节目组为了真实特意做的道具,比起真电锯来轻上几分,但这么从天而降还是产生了不小的响动。

    一道微弱的声音同时响起,有电锯声作掩盖显得微乎其微。

    张兴倒在地上都不忘遗憾的吸口气,就差一点他们的计划就能成功了,他拍了拍头上的土准备另寻倒霉蛋子,没想到原本该逃走的兔子还站在窗户前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们。

    同电锯一起飞出去的是张兴一直贴身保管,视若生命的银行金卡,他看到后匆匆上前将卡收了起来,还不忘探头探脑的四处张望,将怀璧其罪四个字体现的淋漓尽致。

    虽然才穿书短短几天,前上市公司财务总监白果还是习惯性的了解这个世界的各项经济规则,在他的印象中这张金卡只有在银行存款过千万的人才能拿到。

    回想起自己与主角工资的对比,再看看起来盆满钵满的导演,白果的视线重新飘回前方时,浑身若有若无散发着的怨气仿佛要实质化一般。

    张兴真切的感受到了这股怨气,伴随着短暂的兴奋时肾上腺素达到顶峰,爆发式袭击着脆弱的神经,他试图强制让自己镇静下来缕清当前局势。

    现实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大白兔子带着愤怒的情绪迅速靠近,灰蓝的眼睛在夜色中闪烁着鲜红的光芒。

    幽幽的灯光打在兔子头顶,显得原本的毛色更加苍白,惨白的面庞毫无防备的映入眼帘。

    长廊中不知从哪传来一阵冷风,吹起零散的碎发,四散的毛发如同魔女炸开的扫帚般四处飞舞。

    鬼附身,鬼探头,张兴下意识地起身,用力过猛再加下盘重心不稳,他一个倒栽葱倒在地上,扑腾着又将脚边的电锯向白果的方向踹动几分。

    一瞬间,张兴仿佛被命运扼住了咽喉,呼吸变得十分急促,脸上的肌肉不停震动,呼吸变得十分急促。

    白果见状叼起了近在眼前的电锯。

    叼起了,电锯。

    电锯狂兔了解一下。

    电锯“嗡嗡”的响声在耳边无限放大,张兴深呼吸同时拉起身边的小助理就是一个百米冲刺,伴随着刺耳的拉锯声,只听到惊恐的惨叫声与奔跑中的脚步声在幽暗的长廊中无限回荡。

    “啊——啊啊!!救命啊啊!!!”

    白果叼着电锯面色阴沉的追了上去,既然有胆子克扣工资,那就要明白便宜没好货这个亘古不变的道理。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