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暂未分类 > 路人甲在毛绒恋综成万人迷 > 16、第十六章

16、第十六章

目录

    短暂的惊吓后耳廓狐迅速回神,连滚带爬地将星脑捡回来,仔细看去他的目光空洞,仿佛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www.shiyange.com

    内心的震惊过去,最后一块蛋糕也没了,白果淡定的从耳廓狐身边飘走,平静的样子如同从来没有来到过这个餐厅。

    耳廓狐咽了咽口水,机械的收好星脑,默默祈祷北极兔视力不好,没看到上面的内容。

    都是自欺欺人,到底怎么可能看不到啊!那么明显得东西!

    他僵着脸打开星脑,自己又将上面编辑的内容念了一遍,怎么看都很炸裂,最重要的是他的人设完全崩塌了。

    耳廓狐:“……”已死勿念。

    几分钟后白果回到房间,蛋糕没了他又找了其他小零食嘎嘣嘎嘣地吃着,正巧此时雄狮锻炼完回到房间。

    心动小屋的房间不够八只毛绒绒平分,最后决定按照先前的分房先凑合一晚,见他回来,白果还伸出前爪招了招手,就当是打招呼了。

    一大只糯米团子缩在那里吃零食,现在还伸出与身形不匹配的长腿摇晃,雄狮嘴角微微勾起,感觉自己有被可爱到。

    来回间,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隔壁传来,像是指甲磨擦黑板的声音,尖锐又刺耳,哪怕房间的隔音还算不错都没能阻挡下去摩擦声。

    雄狮疑惑地看向墙边,没记错的话那边是耳廓狐和曼基康的房间,发生了什么才会产生这种声音。

    白果接受良好,憋太久了是需要发泄一下,不然心理变态了可怎么办。

    隔壁的耳廓狐确实是狠狠地发泄了一顿,面对曼基康关心的眼神,他甚至没办法解释自己到底是在发什么疯。

    回想起餐厅里的画面,他的脸色在青紫白中来回穿梭,刚刚镇定一点的情绪再次如同火山爆发喷涌而出,脸部肌肉一点点扭曲,耳朵尖尖用力地颤抖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顶级社死场面,为什么当时没有一个地缝给他钻进去,为什么现在他不能逃离这个美丽的星球!

    绿茶小狐羞耻地用爪子挠了挠墙,脸上的红晕好不容易压下来,随后认真地做出了一个决定。

    他要去找北极兔把事情说开,就算是不停求情,也绝对,绝对不能让前男友知道他一直在演戏。

    这么想着耳廓狐重整旗鼓,硬扛着走向北极兔的卧室,敲开门才知道原来北极兔已经被导演叫走了。

    “嘤。”绿茶小狐抬起爪子来回比划,四肢各忙各的但是又不知道到底在忙什么,短短几秒如同在雄狮面前打了一套太极拳。

    雄狮的眼神逐渐染上疑惑两个字。

    小狐狸深吸一口气,又仔细比划了一次。

    他想要知道北极兔在哪里,他很急,比导演还急!

    雄狮随意地朝一个方向指去,耳廓狐连忙窜了过去。

    殊不知在他的身后雄狮眉头皱起,嘴角抿紧。

    心动小屋中的亲密演戏成分很大,现在又一副不装了的样子,着急忙慌地找北极兔。

    一个念头涌上心头,雄狮心脏猛地跳了一下。

    难道是耳廓狐和北极兔在一起了,想找他当挡箭牌?

    结合这几天的骚操作,他觉得越是这样离谱的事情,反而越可能在这里发生。

    雄狮周身的气压突然变得很低,再一抬眸已经将这些情绪压了下去,看向耳廓狐背影的目光里带上了些审视。

    绿茶小狐当然想不到自己和北极兔的关系在别人眼中是这样的。

    他连着找了几个杂物间,终于在一个偏僻小房间的阳台上看到了北极兔和张兴。

    “你对于这件事怎么看。”张兴的声音传来,耳廓狐愣了一下,收回已经迈出的前爪。

    北极兔那边没有什么动静,只能听到张兴一个人自言自语,“他是只熊,膘肥体壮的,兔爹你稍微躲着点。”

    熊?耳廓狐耳朵尖尖马上竖了起来,结合先前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来看,这只熊说的肯定是沈孟仁,难道他真的要拉下那张脸,在被导演骂成那样的情况下参加节目?

    绿茶小狐此时的心情其实很复杂。

    他不想在这里偷听别人谈话,万一听到什么不好的事不就完了,但好巧不巧,沈孟仁这家伙和他的前男友还有点仇。

    就是因为这个仇,好好的前男友不知道为什么开始迷恋作精,四舍五入这家伙就是他的仇人啊,他必须实时掌控仇人的消息。

    “我就在旁边看着,绝对不会让兔爹你受委屈的,但如果有突然情况也躲着点,万一那家伙狗急跳墙呢。”

    张兴千叮咛万嘱咐,说着顿了顿,话锋一转,“这家伙干的唯一一件好事估计就是把位置让出来了,才让我从茫茫人海中捞到你,身份卡已经办好了,这是储蓄卡,第一期的工资马上就打进去。”

    绿茶小狐的眼睛蓦地睁大。

    什么茫茫人海,什么工资?

    一个恐怖的想法从脑海中闪过,难道北极兔根本就不是来恋综找爱情的,是来打工的?

    白果很满意无良导演的上道,心安理得的接过那张卡。

    至于他说的熊什么的,虽然挺莫名其妙,但是先装作一副什么都明白的样子就对了。

    雄狮心烦意躁的想去运动,没想到只是路过一个杂物间就凭借着极好的视力看到了这一幕。

    杂物间内的东西将视线挡了七七八八,他只能看到北极兔从导演手中接过一张银行卡。

    无数个念头滑过,最后留下的也是最合理的一点。

    北极兔是导演找来的演员。

    同其他流量明星一样,北极兔在综艺中的人设都是导演尽心设计过,然后他负责演出来,甚至可能那些不经意的“巧合”都是他们安排演练过的。

    这样的事情在娱乐圈中可以说比比皆是,如果运气好的话将一个素人捧成当红明星都没有问题,低投入高回报,是一些资本最喜欢玩的手段。

    雄狮当作自己没看到这一幕,重新回到卧室里。

    卧室外面还是寂静无声,刚才的画面却反复出现,从北极兔与导演的身影,再到他们手中的那张卡,在他的脑海中一点点被放大,明明一点声音都没有,却嘈杂的不像样子。

    雄狮本来的面相看起来就有点高冷,如今神色看起来更加凝重,摄影师都不禁跟着屏住呼吸。

    喉结滚动两下,雄狮看向自己还在微微颤抖的爪子,掌心有很深的凹痕,那是爪尖留下的痕迹。

    攥得太用力,分开的指尖现在还有点不听使唤。

    雄狮自己都觉得奇怪。

    作为资本之一,他也做过这样的事,并且对此毫不避讳,那现在又为什么会浮现出这样强烈的情绪。

    因为他被欺骗了感情,他想象中那个工作上完美的助手并不存在?还是又掺杂了其他感情。

    生来便是天之骄子,所得皆如愿,站在金字塔顶的人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他将其归类于愤怒。

    愤怒自己如此轻易地放松警惕,从来没有想过怀疑这件事,

    雄狮叹了口气,准备去浴室冲个冷水澡冷静一下。

    就在这时卧室门打开,北极兔像往常一样收拾完准备排队洗澡睡觉,不管怎么看生活习惯都和他十分吻合,甚至是偏好都完全一致。

    一想到可能连这些都是装的,好不容易镇定下来的情绪便又失去控制,他没有理由指责这件事,只好同自己生着闷气。

    换个角度来说这也是件好事,至少他之后不会再被北极兔演出来的人设所迷惑。

    ·

    白果第二天迷迷糊糊地醒来,发现身旁的雄狮没了踪影。

    除了来到恋综的第一天,他的作息时间几乎都与雄狮相同,如今一大早少了那道养眼的身影,他都差点以为自己还没醒过来。

    难道是去运动了?白果做出合理猜测。

    说来也很巧,在他坐上财务总监的宝座前,他也是个每天都会起来晨练锻炼身体的人,后来放弃也是因为工作太忙了没时间。

    是不是能趁着这个机会把健康的生活习惯捡起来呢?

    越想越可行,白果也是个行动能力很强的人,索性直接出去晨跑了一把。

    离大家普遍起床还有一段时间,心动小屋的外面异常安静,沿着节目组修好的小路一直跑下去,很快便能接近海滩。

    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感到过这样浑身上下都是能量的感觉,内心蓬勃又欣喜,白果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兴奋过头了。

    不过这绝不是一个普通的晨跑,先前或许还没有什么感觉,直到今天他才确定,自己的生活真的要重新开始了,一切都是新的旅程。

    不知道这样跑了多久,朝霞初现,海平面像是燃烧起来一般火红耀眼,配上蔚蓝的海岸美得惊人。

    白果惬意地闭上双眼,感受着微弱的光线打在脸上,轻柔的海风吹过带来海洋的味道。

    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太过美好舒心,让人放松到连有脚步声靠近都没听到。

    雄狮放轻脚步,看着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家伙。

    仿佛浑身都带着光,充斥着无限生命力,比朝霞都要耀眼,哪怕知道是人设都让人怦然心动。

    这让人怎么能放得下呢。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