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暂未分类 > 路人甲在毛绒恋综成万人迷 > 1、第一章

1、第一章

目录

    蓝星大厦谪仙娱乐公司总部

    导演工作室大门被急匆匆地推开,青年黑着脸将一份行程策划书丢在桌子上,“你挑出来的好人,现在觉得我们节目组给的钱太少找了个理由糊弄人,马上就要开拍了你说怎么办。www.tuzhuwx.com”

    说话人凌乱的头发和褶皱的衣领配上乌黑的眼眶带着工作中半死不活的清奇气质,哪怕是被他正面硬怼的导演本人看到他这副样子都不敢开口再说什么。

    短暂的沉寂,确认自己的策划已经气息平稳,不会被气死在这里后,导演小声反驳,“政策上说综艺里必须得有一个素人,能配得上那些人的素人不好找,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说着他拿出一张纸慢吞吞地念起来,“小道消息透露沈孟仁将参演《我们恋爱吧》,素人小哥哥长得好帅!”

    话音未落,他手中的纸被自己的好策划扯过撕了个稀碎。

    “素人能这么会炒作?他背后肯定有团队。”策划停顿两秒,高声道:“现在好了,他出名后直接违约,给我们留下一堆烂摊子没办法收拾。”

    综艺宣传的是全程无剧本,但制作组根据嘉宾的个性设置了各种小游戏,只要一个人变动很多地方都需要推翻重来,否则节目效果会差距很大。现在临近开播嘉宾说要退出,对于制作组来说无疑是一次重创。

    策划越想越气,怒气冲天的一拍桌子道:“你惹出来的麻烦,想办法给我解决。”

    面对一点就炸的策划,导演摆烂式一摊手,顺势从桌底掏出一副茶具摆在二人中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要这么急躁。”说着他开始展示自己的茶艺,没过一会儿房间内茶香四溢,他笑眯眯道:“办法总比困难多,都会解决的。”

    草!合伙工作摊上这种人谁能不气!

    策划几个大喘气后喊道:“我去想备用方案,要是我回来后看不到新人,你给我等着!”说着撂下狠话就走。

    “嘭!”工作室大门被无情甩上,一直唯唯诺诺站在门外的小助理金正目睹策划离开后赶紧打开一条门缝钻了进来,一边通过门缝观察策划的行踪,一边担心地问:“张导,什么情况?我们节目不会要完蛋了吧。”

    说完后他愣了一瞬,然后扶了扶黑框眼镜怂怂的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担心一下我们节目组现在的情况。”

    张兴拿起茶杯轻抿一口后猝然站起,自信道:“走,我们现在就去找新人!”

    金正:难不成峰回路转,导演早就有所预料!!

    ·

    周边公路上的汽车在耳边疾驰而过,助理陪着导演蹲在路边凸起的路缘石上看着眼前走过一波又一波的人,他小心翼翼地观察四周后试探着问:“张导,我们这是在等新人?”

    张兴淡淡道:“我们在找新人。”

    哦,在找新人啊。

    金正点点头半晌才反应过来,脑容量马上被这句话刷爆,什么叫做找新人,难道要在这茫茫人海中随便捞一个加入他们精心准备的综艺?

    张兴郑重地打开搜索引擎后将星脑一斜,随口道:“这条街可是出名的网红生产地,有梦想的素人都会来碰碰运气,街边更是到处都是摄影师。”眼见一位摄影师走来,他自豪道:“不少优秀的摄影师都是自这里出名。”

    背着相机的人靠着他们蹲下,“兄弟,你们没设备蹲在这里不行啊,会被当作是色狼的。”他将自己手中的相机举起摇了摇,“有设备才能正大光明地看美女。”

    “……”

    导演和小助理都不约而同地站起离开,最后换了个位置。

    换地方后像是风水不好,从他们眼前经过的只有川流不息的车群,并没有网上所说的帅哥美女。

    金正再次被尾气喷了一脸后呆滞的问:“邢策划之后不会杀了我们吧。”说完后他随意一瞥,一声尖叫脱口而出,“张导你快看那边。”

    张兴正是心烦意乱,也没怎么走心,随口糊弄道:“行了,我知道你着急了,我们再等等。”说完意识到哪里不对,他猛地一回头,正对上小助理尖叫的方向。

    一只毛绒绒的雪白大兔子正在街角处徘徊,透明的长耳朵比一般兔子要大上一些,比起自己的体形算得上小巧。

    耳朵尖尖上透露着淡淡的蓝色,灰蓝色的眼睛莹透中掺杂着朦胧美,小小的三角嘴战栗似的颤动着,嘴巴和浑圆的脸颊都透着淡淡的粉色,透露着蜜桃般的甜蜜。

    不止如此,他的四肢收在身下,圆滚滚的身躯在前进过程中一颤一颤的,让人忍不住想撸一把。

    这种可爱中又带着几分帅气的兔子,导演还是第一次见,可以说兽态这么好看,那人形至少也得是校草级别。

    好景不长,大兔子仿佛察觉到他们痴汉般眼神,蠕动着准备离开这个地方,不曾想动了几下后它又啪唧一下倒在地上,摊成一张兔饼。

    见状小助理忍不住想冲上去,“张导……”

    “多么精湛的演技。”张兴长叹一声有感而发,将小助理未说的话全部吞没,他又打开搜索引擎导出一篇文章,上面的内容是一网红为博眼球当街表演白血病发的痛苦模样,因演技不精大受嘲讽。

    从文章的浏览量来看,这个消息还小火了一段时间,怪不得他会知道这个消息。

    “外貌优秀,演技还好,看样子还是个懵懂的素人,真是天助我也。”张兴大笑一声言之凿凿道:“以我的经验看这肯定是素人试图用自己的动物形态展示演技,希望有星探能看上他。”

    他又一拍自己的胸脯,“算他运气好遇到我这样火眼金睛的人,今天就把他签下来带走,助力圆梦。”

    见他如此兴奋,金正紧张的情绪也跟着缓和下来,他崇拜的跟在导演身后感慨道:“有道理,张导您真是消息灵通。运气……实力也强悍,这么困难的问题都被您解决了。”

    二人探头探脑的凑到兔饼前,只见兔饼倒在那里一颤一颤的,确实不像是昏死过去的样子。

    “看看这精湛的演技。”张兴忍住上前摸一把那软乎乎毛的冲动,强装冷静道:“你愿意和我们公司签合约吗?”

    没有等来回应,他不但不着急还在内心愈发肯定,聪明的人都会考察公司,商量好签约条款再进行签约,显然眼前的素人也了解这一套,想来比那个火了一把就想违约的人理智。

    大兔子颤颤巍巍的伸出一只爪子,毛绒绒的大掌在地上划拉着什么。

    金正凑上前仔细看了看,将那几个数字依次念了出来,“1,2,0。”

    写完这三个数字兔子立马昏死过去,连最后的颤动也变成了呼吸轻微的上下浮动,金正被吓得腿上一软摔了个大马趴,又大着胆子将手凑到兔子鼻前试探鼻息,良久后放松道:“还好,还活着。”

    “好什么好。”导演当即对着他的后脑勺来了一掌,怒气冲冲道:“还不快点叫救护车。”

    ·

    刺鼻的消毒水味窜入鼻中,干燥的气息包裹在身上,几缕微风吹过像是置身于秋季的北方,白果左右摸索一阵后摸到一根冰凉的栏杆,借力抓着勉强支撑自己坐起。

    入眼是茫茫的白,仿佛误入了仙境般的苍白沉寂,唯独鼻尖的消毒水味提醒着他这怕是还在人世。

    他平静的四周观望,在看到自己床边有半只手搭着时稍微惊讶了一下。

    半只手僵硬的挣扎了两下变成了一只手,仔细听还有骨头咔嚓的响声,最后一个头从那个方向冒出,眼睛还没睁开迷迷瞪瞪地说道:“你终于醒了,还好吧。”

    白果是醒了,但是见到眼前的场景他宁愿觉得自己还没醒。

    幸好是他心理素质强,但凡换个人在这里说不定直接要被吓晕过去了。

    “真醒了!”眼前的人好不容易睁开眼睛,脚步虚浮地冲出房门。

    白果大概能猜出这里是医院,刚才的人就是送自己来医院的人。

    他微微俯身摸到床边的名牌,上面的个人信息是一片空白,片刻后,白果毫无情绪地叹了一口气,艰难的用爪子将空白的信息卡抽出把玩起来。

    他用自己的爪垫摸到空白的位置,神情略有些恍惚,意识不自觉的便回到自己还是个人的时候。

    其实严谨的来说,是他还没有穿越的时候。

    三天前白果还是上市公司的财务总监,好不容易攒够钱准备提前辞职养老,没想到在辞职的前一天晚上,他偶然刷到一篇推文,据说是动物恋综。

    好奇心使然下他点进了那本书准备看看动物是怎么谈恋爱的,不曾想看完前三章后他就离奇穿书了。

    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穿越来这里后他变成了一只北极兔,身上也没有任何身份信息,在这个动物也要做个人身份卡的年头,没有地方愿意收留他这个黑户口。

    穷困潦倒的坚持了三天后他还是饿晕在街边。

    白果梳理完这些信息,安安静静的坐在床边,冲进来的导演将手上的单子递到他爪边,深情并茂的说道:“你现在欠我一万元整。”

    他并不惊讶此人会同自己说话,书中设定动物能听懂人说话,有钱的动物还配备着有手机功能的星脑,并能理解上面的内容。

    白果也曾试图寻找过理由,最后发现别问,问就是小说设定。

    不过听完这个人的话后,白果的拳头开始硬起来。

    只是在街边饿晕一天,醒来后莫名背上了一万的债务,任谁想都是眼前的两人想要宰自己一笔。

    病房大灯没开,室内很暗,但对于现在是兔子的白果而言根本不受影响,他能够清晰地看到眼前人正趁着微弱的灯光打量自己,不多时就又听此人说道:“我没找到你的个人信息,如果没猜错的话你是个黑户。”

    说着他又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张报案回单,笑眯眯道:“我认为我们可以商量商量。”

    白果抬头一看,赫然看到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