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暂未分类 > 路人甲在毛绒恋综成万人迷 > 22、第二十二章

22、第二十二章

目录

    【哈哈哈救命,北极兔真的好宠,明明一脸无奈的样子,还是由着他们。www.kuobiewx.com】

    【真的越来越喜欢兔兔了,有种精神稳定的美,不过这要是换成灰狼或者赤狐早就激动地趴地上,任由两只小家伙上下其手了吧。】

    【对不起家人们,我真的觉得张兴这个分组完全就是乱分的,兔兔就该是受组,至少要接受两只的表白。】

    【为什么不能都一起呢?除开两狐小情侣不参与,剩下的也就五只,兔兔其实受得了吧!】

    【嘶,五只,楼上搞瑟瑟不解释,举报了。】

    被观众们热烈讨论的白果面无表情,身体也有些僵硬,生怕自己一动,脸上的抱脸虫不是掉下去,就是顺着脸爬到他的头上,甚至还有可能踩到脚边还在上下其手的小狐狸。

    抱脸虫大概也明白北极兔心软软,只要自己撒撒娇就什么事都没了,嘴上不停夹着嗓子喵喵叫。

    “喵喵~喵呜。”

    他的叫声又娇又嗲,没一会儿就把灰狼叫来了。

    灰狼来了后注意力第一时间停留在北极兔身上。

    好神奇的头箍,好神奇的搭配,但是好像有点好看……

    抱脸虫见北极兔已经带好发箍,一个扭脸看向新来的灰狼。

    “喵喵。”他眼睛一亮,继续软软地叫着,用前爪指了指一个同样可爱的发箍,示意灰狼带上。

    灰狼“……?”

    虽然北极兔带着是很可爱,但是不代表他也要带啊!

    如果真的带了,人形曝光那天得有多丢人,恐怕全星际认识的人都得嘲笑他。

    死要面子的灰狼蹬着后腿飞速向后挪,没一会儿就挪出四五米远,两只短腿的小家伙想追也追不到。

    有耳廓狐在,赤狐主动凑上来要了个头箍,荷兰猪跑得没他们快也被强迫带上头箍。

    现在在场唯一没有头箍的人就是雄狮了。

    小猫扁着嘴,隔着几米远看着雄狮,前腿微屈,做出一副随时有可能冲上去的姿态来。

    雄狮垂下眼帘,仅仅是视线缓缓掠过去,小猫咪立刻就委屈地收回爪子。

    怎么会有人对小猫咪视若无睹,那淡淡的眼神比威胁还可怕,他真的不敢上啊!

    直播间的观众们对这温馨中带着些好笑的事件进行了热烈讨论。

    【我老婆真的娇娇软软的,爱听,多叫!】

    【现在的局面我怎么有点看不懂了,灰狼来了第一时间不看小猫,先看北极兔?不会是因为那次火树银花事件爱上了吧。】

    【戴个头箍给宝贝高兴的,最后还有点难过,妈咪heart软软,没有的东西硬硬。】

    【兔兔头上的毛被发箍勒到了,粉嫩的软肉都露出来了,脸颊也更加鼓囊囊的,美丽兔子不解释!】

    白果把有些挡视线的细碎毛发拨开,头上突然多了个东西还有些不适应,站起来甩了甩毛。

    如丝绸般顺滑的毛发随着他的动作如波浪般起伏,在阳光下反射出漂亮的光泽。

    整齐的绒毛微微炸起,白果只好重新吐出粉嫩的小舌头整理毛发,然后再抱着爪子搓搓脸做清洁。

    怎么看都是一只肥美的,待宰的大兔子。

    雄狮眼神暗了暗。

    “咳咳。”助导不合时宜的插入打断了他们的沉默,白果停止清洗自己,雄狮不满的看向助导。

    助导被盯地呼吸一滞,小声说道:“该进入游乐场看看了。”

    嘉宾们在游乐园入口玩得这么欢乐,虽然节目效果也不错,但是重头戏都还在后面,因为事件的原因重头戏没了岂不尴尬。

    不过这种事果然还得张导来,只有张导能接受住嘉宾的死亡凝视。

    打工人体谅打工人,白果听到他的话后带头向游乐场内走去,其他毛绒绒见到后也纷纷跟在后面。

    嗯,好一副排排队进门门,走在前面的北极兔像是母鸡妈妈,后面的小家伙们是鸡崽崽,队伍井然有序,一个不落。

    附近的工作人员强忍着没有笑出声,游客们纷纷拍下这有趣的一幕。

    尽管他们一大早就出发,但路途上耗费的时间加上漫长的拉扯后,在他们正式进门时夕阳正开始缓慢地下落。

    饶是白果这种坚信自己不会喜欢游乐场的人,也忍不住睁大眼睛仔细注视着远方的落日与园内的场景。

    饱满,瑰丽的天空像是燃烧一样的美,火红的颜色铺满整个天际,玫瑰般的云层浸没在其中,被游乐园中高大的建筑挡住一半,更显得半遮半掩,欲拒还迎。

    像是在迎接他们的到来,游乐场瞭望塔上的明灯骤然亮起,喷薄出灿烂无比的梦幻色彩,其他设施的彩灯呼应般打开,一点点连绵不断涌向他们正处在的入口。

    这一幕美得令人落泪,足以被收录进任何一家旅行社的杂志中,这感觉就像全世界的光拥入你的怀抱,为了你的到来而欢呼喝彩。

    灰狼有些疑惑北极兔为什么愣在这里,不轻不重地撞了一下,白果这才回神。

    这时灰狼已经撒丫子去找曼基康玩了,飞扬跋扈的样子十分潇洒,就像这几天的搞笑只是黄粱一梦,又回到最初的模样。

    其他毛绒绒早就见惯了这一幕,北极兔这样明显就是第一次进入游乐场的样子惹来不少怜爱,就连雄狮都用脸轻轻蹭了蹭他,温顺的样子就像被驯服后收敛爪牙的猫科动物。

    耳畔传来悠扬的歌声,漂亮的男孩和女孩穿着美丽的衣服展示自己的风采,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他在现实世界都没有见过的景象,却在这里,以一种从未想过的方式见到了。

    白果怔怔地看着这一幕,细小的流光自眼中闪过,蕴藏着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他的成长经历被许多人冠以传奇的意味。

    自幼被遗弃,从小在孤儿院内长大,他的名字是因为捡到他的当天,院长正在用白果这味药材入药止咳。

    虽然听着很好笑,但是他很喜欢自己的名字。

    小时候的他不爱说话,错过了一次又一次被领养的机会,好在他自己争气,凭着优越的成绩去到了名校。

    从不善言辞到长袖善舞,从孤儿到上市公司的财务总监,这样的功绩他自己回想时也会有几分骄傲。

    但或许完全没人知道,他充满传奇的半生,从未踏足过游乐场这种在其他人眼中司空见惯的地方。

    起初是没有钱,后来是没有时间,再到后面或许他自己也忘了,小时候的他是有多么羡慕那些小孩子。

    他的第一次,交给了这个充满神经病的毛绒绒恋综。

    此时小猫咪又风风火火地冲了过来,身边还带着耳廓狐及其家眷赤狐,以及一脸生无可恋的荷兰猪。

    雄狮像是猜到他们要干什么,无奈地甩了甩尾巴跟进去。

    虽然会很丢人,但是讨北极兔一笑或许也是值得的。

    白果眼见他们围成一个圈,绕着自己缓缓走起来,像是围着一个冉冉升起的篝火,随着歌声缓缓起舞。

    动物的舞蹈不算好看,从头至尾都是摇头晃脑的,却吸引来了很多人,大家跟着他们一同起舞,正中央的白果连自己什么时候眼角湿润了都不知道。

    掌声持续不断,或许是看到了摄影,几声善意的口哨声响起,游乐场用于大型活动的灯光打到他们身上,北极兔银白色的毛发在映射下闪闪发亮。

    还在远处的灰狼的眼睛里清晰地映下北极兔的模样,他的瞳孔微微扩张,随后停下了冲向这里的脚步。

    心尖上就那么大的地方,放不下第二个人,可他明确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在为北极兔,这位自己认为的情敌跳动。

    他的心太乱了,可能需要一个地方静一静,独自思考一下。

    人群的嘻笑,温柔的风,缓缓运作的游乐设施与各类美食的香气,所有的一切被编织进这美丽的时光,最终汇聚为白果深刻的记忆。

    他们像是平常来游乐园玩耍的小孩儿,尝试了各种有趣的项目,周围的人群哪怕没看到他们的vip胸牌,也在为可爱的小动物让路。

    玩了一会儿也该饿了,节目组存心不给他们买食物的钱,万人迷小猫扛起了骗取食物的重任。

    可爱小猫欢快地蹦跶到卖食物的摊主身前,歪着头嗲嗲的“喵呜~”了一声。

    摊主:“!!!”

    他也不想被迷住,但这可是美丽的小猫咪耶!

    摊主惊讶地说:“哪里来的小漂亮,是想吃东西吗?”

    小猫点了点头,伸出前爪指了指大部队。

    不只是他,其他人也想要哦。

    摊主一转头,看到熟悉的各类动物,这才想起这好像是最近正在录制的一个很火的动物恋综,他在空闲的时候点开星脑上铺天盖地都是有关这个恋综的消息。

    他还挺喜欢其中一个嘉宾来着……

    视线来回扫了几圈,摊主拿起几个做好的食物,亮着眼睛走到白果身前。

    “你真可爱,我很喜欢你,可以加个联系方式吗?”

    白果:“???”

    其他毛绒绒:“??!!”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