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暂未分类 > 路人甲在毛绒恋综成万人迷 > 10、第十章

10、第十章

目录

    “咔嚓,咔嚓。www.guilishu.com”

    清脆地断裂声将灰狼乱飞的思绪拉回。

    只见巧克力棒颤颤巍巍地裂开一条细缝,随后一点点不堪重负般抖落着碎屑。

    千万不要断开,这可是他抛下脸面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

    灰狼呼吸一顿,小心翼翼地将嘴唇向前伸了伸,希望能赶上巧克力棒断裂前越过这道天堑般的裂缝。

    在他的祈祷下,巧克力棒毫不留情地断开,只有一小截留在了灰狼嘴中,剩下的一大部分都在白果那边。

    显而易见,巧克力棒断裂的原因是灰狼用力过度,不小心咬断了。

    白果一点点将剩下很长的巧克力棒蠕动式吸入进嘴中,三角嘴一动一动的品尝着突如其来的饭后甜点。

    “恭喜最后一组以十一厘米的好成绩输掉了比赛,接下来由我来公布游戏积分以及下一项任务。”

    导演得补刀来的分外及时,灰狼还默不作声地看着地上的碎屑,分数就已经新鲜出炉。

    第一组各加五分,第二组各三分,第三组与弃权的组别不加分。

    【二哈加油,也就只有五分的差距而已,置之死地而后生就是今天!】

    【这报应来得真是又快又多,二哈值得。】

    【送给地上的巧克力碎屑:你伤害了我~却一笑而过~】

    “第二项任务为个人任务,大冒险挑战。”张兴从自己身后掏出一个巨大的道具箱,动作浮夸到恨不得在自己身前抡一个大圆,语气同他的肢体动作一样夸张,“约会的权力只属于勇者,来抽取你们的冒险挑战吧,不同的挑战完成后会有不同的积分,祝你们好运。”

    虽然嘴上说着祝你们好运,他的脸上却挂着诡异又兴奋的笑容。

    灰狼从巧克力棒断裂后对积分的渴望就达到了极致,此时毫不犹豫做了第一个以身试法的狼。

    扒拉出纸团打开不到三秒,灰狼便决绝的地纸团一揉,粗暴地丢到了一旁,黑着脸走回队伍中。

    【嗯,与在场的嘉宾任意一位亲吻十分钟,这个挑战内容很张兴。】

    【怎么不做这个大冒险啊,我好想看(小脸通黄)】

    【二哈你上啊,之前舔小猫咪舔的那么潇洒,现在又不敢上了,我看不起你!!】

    白果虽然没看到纸团,但是接下来就是他上前抽取任务。

    趁着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他在张兴身旁侧身看了眼弹幕,没想到让他看到这么劲爆的东西。

    有了心理准备后,手上的纸条里不管是什么都很好接受。

    ——跳一首钢管舞并选择一位嘉宾作为钢管。

    眼前的任务还是太超过白果的预期了,他面无表情地将纸团叠好重新塞回去,走回毛绒绒群里就是一躺,压根不打算完成任务。

    【这个条件是有点离谱,但是怎么感觉大兔兔对约会兴趣不大,不像是来恋综的。】

    【谁说不是呢,那头雄狮也是,不过兔子还有一些节目效果。】

    满屏对任务内容的调侃中飞过两条弹幕,张兴敏锐地捕捉到其中的问题,随便找了个理由将白果拉到小角落里说教。

    “虽然你是被我找来顶包的,但是也要遵守职业道德。”他说起这件事毫不心虚,还有几分为自己的慧眼识珠骄傲,咽了咽口水接着道:“我对你的要求也算是宽松,但你至少不能让大家看出来你根本就不打算上这个恋综,配合一点。”

    见一旁所有的任务已经抽出,张兴又打了几个手势,着急忙慌地将白果带回去。

    雄狮不知道抽到了什么任务,从白果回来后就一直跟着他,但是也不亲密,两只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大概一个拳头的距离。

    白果想到刚才导演对自己说的话,同时雄狮的行为也没有越界之处,立刻明白这是一个大好的摸鱼机会,找了块空地卧下后朝雄狮的方向呆滞着放空双眼。

    周围有嘉宾,他还“深情款款”地看着对方,这不就是恋综标配!

    怎么会有这么聪明的人,简直就是天选打工摸鱼人。

    见导演没有再次冲上来说教,白果认为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忍不住有些自喜。

    殊不知在他对面的雄狮先是被这无神的双眼吓了一跳,随后开始反问自己是不是选错人了,难道这个恋综里是真的没有他想要的正常人?

    导演也在一旁独自擦汗,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提醒跑偏了的白果他是攻组成员。

    两个攻组的混在一起像什么样子,没看到受组的嘉宾都一脸疑问的看着这边吗?

    或许是难得任务都被前面的眉笔抽完了,接下来的任务都比较简单,哪怕比较苛刻的也仅仅是,深情地吻墙十分钟。

    别问为什么白果会知道任务的内容,实在是他们做得太过明显。

    博美犬差点就要把和墙贴贴几个字写在脸上了,不管其他地方出现什么异动,哪怕吃瓜的欲望强烈到身体都在颤抖,耳朵抖得和直升机一样,嘴都和墙紧紧地贴在一起。

    可惜最后还是没忍住回了头,最后看到赤狐使劲往耳廓狐身边钻,耳廓狐一巴掌把它打开。

    只有雄狮的任务他只能估计是和其他嘉宾贴在一起二十分钟。

    小猫咪的任务简单又快捷,寻找几个人并让他摸摸你,只过了十几秒他就被困在节目组工作人员的人群中,想出来都受到不小的阻力。

    好不容易钻出来的小猫昂首挺胸的在众人面前转了一圈。

    小猫咪是现在场上积分最高的人!

    张兴强忍着笑意接着道:“目前曼基康总分为十分,是第一名有力的争夺者,接下来来到我们今晚最后一项比赛,两兽八足。”

    先不说这个比赛一听就不太妙,单是最后一项比赛这几个字就将某只野兽的夺冠心扼杀在摇篮里。

    灰狼黑着脸看着绑腿的丝带,低头叼起后放在白果面前。

    【都已经明确要输了,二哈怎么还想着参加比赛,无偿奉献笑料?】

    【据我个人的推测,二哈的想法是脸都丢了,好不容易哄好北极兔和自己比赛,那这几场比赛必须比完。】

    【懂了,这是主打一个性价比,怜爱一下我那长得帅但脑子不多的前男友二哈。】

    可能是适应了这里的环境,白果的脑回路猛地与灰狼接洽,甚至有了理解的感觉。

    他曾经也因为上头干过不少傻事,当然,没有灰狼这么蠢。

    雄狮与荷兰猪对视一眼,齐齐一个大摆烂动作。

    愿天堂没有身高差。

    唯一对第一名有威胁的耳廓狐在赤狐靠近时又开始闹别扭,赤狐小心的蹭上去后大气都不敢喘,生怕下一秒就因为左脚走路被赶出比赛。

    小猫咪与狐狸犬已经开始提前庆祝胜利,兴奋的手拉手转圈圈,把周围的工作人员看地一脸姨母笑。

    灰狼望了那边一眼,接着冷漠得用尖牙一拽丝带,他与北极兔的腿被紧紧地绑在一起。

    站在他身旁的白果明显感受到氛围与之前不同,作为最后一场比赛,灰狼想彻底一雪前耻,洗刷自己的在众人面前的印象。

    都说认真的人最帅,这时的灰狼还真的有几分刚出场时洋溢的野兽气息。

    “准备,跑!”导演的话音刚落,一道白色的影子裹挟着灰色与一阵沙尘冲到最前方。

    荡起的尘土迷了不少人的眼睛,处于他们身旁的其他嘉宾纷纷侧目。

    这是什么b动静。

    仔细一看,原来是北极兔一马当先冲在最前方,灰狼在后被拖行了整整几米,狼头朝下,尖牙狼狈地塞在土里,活生生变成了只土狗。

    灰尘与草屑涌入鼻口,土狗这才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试图摆正姿势,恢复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

    如他所愿,在绝对的蛮力下他渐渐将头抬了起来,这时却又有一个问题。

    不是努不努力的问题,他好像是真的追不上这只狂奔的兔子。

    灰狼的四条腿努力扑腾起来,在其他人眼中飞快的速度并不能让他逃离窘境,反而让他被拖行的样子看起来更加滑稽。

    【看得出很努力了,但还是休息一下吧。】

    【去查了一下资料,北极兔确实比灰狼跑得快,起步也快。】

    【只有我觉得兔子很厉害吗?拖着一只狼还如入无人之境。】

    【是很厉害,但是也管管二哈的死活啊,他已经很可怜了(捂嘴)(偷笑)】

    到达终点后白果向后看了一眼,被灰狼独特的造型吓了一跳。

    灰狼獠牙半露,原先洁白的尖牙上裹挟着泥土,几缕草屑飞入嘴中,全身的毛炸的七七八八。

    还没开始发疯的恶狼霎时哑火,北极兔是按照他的想法尽力赢得比赛,只是他没想到过程是这样的。

    况且比赛也确实是赢了。

    赢了比赛输了人生的灰狼终于获得五个积分,曼基康与博美犬看了一出戏还获得了最终胜利。

    真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我们可爱的小猫咪想怎么安排明天的约会呢?”导演见缝插针问道。

    曼基康想了想目光看向北极兔,见灰狼一直在注视着自己,他又急忙将视线放在雄狮身上。

    因为他的缘故北极兔已经被灰狼针对了,他不能因为自己的任性伤害到北极兔。

    小猫咪牙一咬,眼睛一闭,确认自己选定雄狮做约会对象。

    雄狮从自己毛发中找出一个白色的卡片交给导演,导演见状又开始怪叫起来。

    白果还没看清那张卡到底是什么,只见身旁的灰狼也拿出一张相同的卡片,上面写着三个大字。

    ——指定卡。

    导演的怪叫更加猖狂,声音很大,大到室外空旷的地方都产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