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暂未分类 > 路人甲在毛绒恋综成万人迷 > 12、第十二章

12、第十二章

目录

    白果与张兴算是来了一波完美配合,上车后张兴急不可待地想来邀功,雄狮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www.kuobiewx.com

    不管先前再厉害,在别人的地盘上都会有几分拘谨,北极兔却完全将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更甚还有几分想要谋权篡位的意思,也不知道是怎样的家庭与经历才能养成这样的性格。

    张兴看到身边多了只曼基康,也知道现在还在录制期间,表现得还算收敛,只是小猫咪眼中的问号逐渐加深。

    这才开始恋综几天,怎么还没和嘉宾混熟,先和导演混熟了。

    有限的时间里小猫咪想破脑袋也没想明白这件事,下车时还摇头晃脑的险些踏空,好在白果反应过来接了一下。

    灰狼比他们早一步到,停在那里休养生息,晒着温暖的阳光,尾巴有一下没一下地甩动。

    点点水珠凝结在灰色的皮毛上更显得油亮光滑,他脸色有些苍白,原先闭着的眼睛在其他人到来时蓦地睁开。

    炯炯有神的狼眼扫过,一群人恍惚间还以为见到了刚上场时候的灰狼。

    弹幕的话说的很准,灰狼的外表与性格简直就像是霸道总裁和缺根筋的二哈般毫无干系。

    灰狼第一次完全忽视心爱的猫咪,将目光死死钉在北极兔身上。

    白果接受的毫无负担,没事人一样径直走入节目组准备的场地。

    有什么好看的,都到了这里了当然是赶紧走流程然后下班,一个合格的摆烂人当然不会多上一分钟的班。

    况且他就是个路人甲,对于恋综是一点心思都没有,还是把这份眼神留给更有竞争力的嘉宾吧。

    带过的微风卷着几根绒毛吹在脸上,雄狮心头又多了几分异样的情绪。

    哪怕是被随便抓来的,北极兔也不该有这种完全置之度外的情绪,就好像他只是一个看客,哪怕已经身在其中,心却依然十分清醒。

    这些天来北极兔展示出的性格几乎称得上是风格迥异,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他。

    雄狮蹙了蹙眉,将这份情绪归结为对未知的烦躁。

    对于一个尽善尽美,对自己要求近乎苛刻的人来说,身边的未知就像是一颗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地雷,会有这份感觉也不甚怪异。

    灰狼见雄狮愣在原地,也跟着停下凝视着前面的北极兔。

    不同于带着职业病的雄狮,灰狼的想法十分单纯。

    他一定要坑一次北极兔,这几次的仇不报,是不为狼!

    灰狼甩了甩头,又有几分不满自己落在北极兔身后,迈开腿想追上去。

    刚走了几步就见北极兔也定在了原地。

    灰狼一个急刹车,与他站在一条直线上,模仿着样子抬头仰望。

    节目组准备的场地很有意思,饶是白果见多识广都有几分吃惊。

    整体的格局更像是前世的某种博览会,不过场地要小上许多。

    特殊的地方在于展馆的上空,五颜六色的光华熠熠生辉,有些地方则是光华闪现,转瞬即逝。

    展馆外阳光明媚,内里却是创造出了完美的夜空。

    如同漆黑天幕中明亮的繁星旁又点缀了许多烟火,随着他们人数的增多,这块儿繁星又荡开一圈圈不同的颜色,起初都是圆形,又很快多了其他花样。

    一个突兀的想法在白果脑中飘过。

    果然什么没有车都是骗人的,能在荒岛上搭出这样的建筑,这节目组到底是多有钱。

    细看上去天幕与会变动的光华都是一台台银白色的小机器映射而出,这些机器随意的散落在地,在光芒的映射下更像是各色宝石。

    不会动的星星是一串串的灯珠捆绑在一起产生的效果,只要见过一眼便能感受到道具组的用心良苦。

    【我本来还想着约会在这种固定的场馆里有什么意思,是我错怪节目组了,大手笔啊。】

    【没看错的话那些银色的机器是天翼公司产的新品,用处和价格都可以说是不敢想象,现在就和垃圾一样丢在这里当气氛灯???】

    【节目组是不是和天翼公司有什么交情,比如绑架了他们老板什么的。】

    【家人们谁懂啊,节目组真的好会,那边的座位只有两个,都给我打起来!抢老婆了!】

    眼尖的网友立马看到节目组的小心思,场馆内中央只摆着一张桌子,两个正对着的座位。

    如果是两位嘉宾在这里约会,那定是浪漫无比,但他们现在有足足四只。

    灰狼这次学聪明了,叼起身边的曼基康直奔座位。

    将曼基康甩到座位上后,他又一个飘逸急刹占据了另外一个座位,并且趾高气扬地看着还没动作的两大只。

    小猫咪作为唯一一个受组嘉宾,肯定是没人和他争座位,现在另一个座位又被他抢先一步,有本事就来抢啊?

    雄狮微微叹了口气,北极兔摇摇头,默契地转身离开。

    虽然没有证据,但是灰狼还是觉得自己被他们鄙视了。

    越想越是这样,灰狼随便一爪拍到身边的柱子上,柱子轻微地颤了颤,肉眼看着还是十分稳固。

    灰狼虽然抢到了座位,却突然有些尴尬,不知道如何同曼基康相处。

    上次的二人约会实在是太过可怕,他到现在还有几分心理阴影,好在很快一个机器人端着咖啡走来,无声地缓解了这份尴尬。

    望着眼前热乎乎的咖啡,他心里又有几分不是滋味。

    虽然他抢到座位都是凭着自己的本事,但是真的什么都不给北极兔留是不是太过分了。

    难得良心爆发的灰狼思考了几秒,脑中灵光一闪,身体上快速的将自己与小猫咪地咖啡都摆在地上,拖着桌子找到了离去的两只。

    他一脸骄傲的看着两脸懵逼。

    桌子施舍给你们了,可别说他是个坏人。

    灰狼“嗷呜”一声后又哼唧了几下,自认为将心中的想法都交代到位了。

    场内懵逼的人又多了一只猫,场外哀嚎一片。

    【拿什么拯救你不太多的脑子。】

    【刚才他是不是把我老婆甩到座位上的(尖叫),你这样是会被判无妻徒刑的,二哈你知道吗?】

    【二哈的脑子就和海绵一样,时大时小的,你们看两攻组的表情,感觉他们这种正常人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二哈在干什么。】

    小猫咪的思考量和大家也不太一样,只觉得他们能坐下,北极兔和雄狮有放咖啡的地方,大家都有美好的未来!

    接收到赞誉的目光,灰狼眼睛一亮,激动下又拍了身边的柱子一把。

    如同为他烘托氛围,柱子发出“吱呀,吱呀”两声动静,随后缓缓倒了下来。

    灰狼迅速反应过来,将正处于柱底的小猫叼起,压低身子贴着柱子跑了出去。

    身边是被柱子带起的灰尘,他一个甩头将小猫抛到背上,正想再次加速冲出去,却猛得脸色一变。

    来时有些抽筋的腿部现在又在隐隐作痛,灰狼一咬牙强行加速,只见前腿不听使唤的一软,他连同曼基康一同摔了出去。

    被甩到地上的小猫碰了一鼻子灰,呆呆地甩了甩头。

    柱子倒塌后牵连到周围的灯珠,几串灯珠闪了闪开始冒出点点火星。

    这些火星在耀眼的光芒中并不起眼,但这并不影响小猫看到它们,并且看到这个建筑未来的模样。

    所有灯珠都会渐渐燃烧,地上的机器也无法幸免,整个建筑都会变成汪洋火海。

    小猫害怕的瑟瑟发抖,灰狼用力将他揽入怀中挡住已经开始弥漫的火势,但这也只不过是掩耳盗铃。

    “快,救火!”张兴紧张的声音在耳边环绕,小猫咪忍不住伸出头,只看到一抹白色的身影闪过。

    曼基康都看到了,灰狼更是看得清清楚楚。

    北极兔奔跑的速度在昨日比赛时就可见一斑,现在看来他昨日还是藏了一手。

    他几个箭步就冲到了灯珠前方,三角嘴张开咬住几颗灯珠用力,直直将覆盖整个建筑的灯珠都扯了下来。

    在茫茫灯珠中,北极兔不小的身形都显得有些渺小。

    他将灯珠甩到自己身上,如同一个会发光的球体冲向门外。

    那双灰蓝色的玻璃珠子般的眼睛在灯光下愈发明亮,简直就像是天幕上的月亮掉在了他的眼中。

    很少人只看动物形态来断定一个人的美丑,灰狼此时此刻却觉得北极兔一定会好看得如同天神下凡。

    银白色的毛发在灯珠的缠绕下依旧旺盛蓬松,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飘荡。

    地上的机器没有损坏,还在轻轻地晃动,偶尔会有彩色的灯打在北极兔的身上。

    从灰狼与曼基康的角度仰视,他的身体出人意料地紧实,从腰到跨再到双腿,线条流畅,爆发力十足,在半空中舒展开来,朦胧的光打在身上,倒让人想起了月空中的玉兔,会不会就是这般身姿。

    灯珠在火星的蔓延下接二连三地爆开,此时北极兔已经停在了门外,将身上的重负一甩而空。

    金色的瀑布在空中映射出七彩流光,北极兔轻轻抖了抖身上有些焦褐的毛发,回眸看着场馆内的情景。

    雄狮已经将灰狼连拖带拽地放到安全场地,曼基康小心翼翼地趴在他的头上。

    他们的表情如出一辙,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这边。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